购物车(0
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以“象”为言的言说方式
 
更新日期:2019-06-14   来源:文学评论   浏览次数:29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魏晋时,言、象、意三者之间关系的辩论成为当时流行的一大玄学命题。王弼在《周易略例明象》中提出: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尽意莫若象,

 
魏晋时,言、象、意三者之间关系的辩论成为当时流行的一大玄学命题。王弼在《周易略例·明象》中提出:“夫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言生于象,故可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在前人对王弼“言意之辨”思想的研究中,多从“得意忘象”的角度入手,注重对“意”的把握,认为王弼重意而忘象,忽略了象在得意过程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虽然象是得意的工具和手段,但若没有象的存在,其中的意也就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了。正如王弼在讨论具体的“四象”、“五音”和代表精神本体之道的“大象”、“大音”之间的关系时说:“然则四象不形则大象无以畅,五音不声则大音无以至。四象形而物无所主焉,则大象畅矣。五音声而心无所造焉,则大音至焉。”[ 王弼著,楼宇烈校释:《王弼集校释》,中华书局,1980年,第195页。]由此可见,虽然王弼提出“崇本息末”的准则,但他只是为了矫正世人对物的执着,反对汉代经学繁琐的治学方式,把对精神本源的追寻恢复到最重要位置,并不是要完全抛弃对世象万物的感触。“忘象”并非绝对的弃绝,而是要化象为意,不停留在表象,从象中见出意。
对“象”的重视自然也影响到人物品藻上来,纵观《世说新语》中的人物品藻中的自然因素,可以见出,其根本特质就是人之象与自然之象在品评中的结合。在这种人物品藻中,虽然所评中心在人,但对人的品评和欣赏同时也是对自然的品评和欣赏,两者都以“象”的方式敞开了自身,言说着自身,彰显着自身的存在。它从最基本的视觉形象入手,把两种不同种类的形象摆放在一起,产生审美性的融合反应。在这里,人之象和自然之象突破了比喻中主体和喻体的主次之分,不是简单的罗列叠加,也没有高低优劣的比较,而是同时成为审美、评判、欣赏的对象。人物品藻是对人的形貌、气质、德行、人格的欣赏判定,是对人的审美。但是,它不能离开对自然物的审美而独立存在。这种既包含自然之象又包含人物之象的品藻通过以“象”为言的方式同时实现了自然审美和人物审美。
首先,它是对人与自然进行的直觉性的观照。直觉观照是中国古人历来习惯采用的认识方式。正如彭锋在论及自然对人类的影响力时有说:“在所有的事物中,自然物最能够抵制我们从概念、功利和目的的角度所赋予它们的各种联系,从而最倾向于呈现其自身。”[ 彭锋:《完美的自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8页。]人物品藻中人之象和自然之象的言说,既是对二者的认识,也是对二者的审美性的感受。“卞令目叔向:‘朗朗如百间屋。’”(《赏誉》五十)“王丞相云:‘刁玄亮之察察,戴若思之岩岩,卞望之之峰距。’”(《赏誉》五十四)“世目周侯:嶷如断山。”(《赏誉》五十六)诸如此类简明的表达,只以一“如”字把人和物相连,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分析,就是一句成功的品藻。所以,这里所谓的直观性就是人和自然物在第一时间给人的第一印象,它是瞬间的、感性的。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以“象”为言的言说方式

下一篇: 以“象”为言的言说方式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上海市徐汇区徐家汇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疗废弃物等用房修缮工程招标公告
分类浏览
 
 
 
 
 

(c)2008-2013 用稿网 llyj.net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