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0
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构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马列主义理论精髓体现在习近平法治思想体系中
 
更新日期:2019-02-11   来源:学术月刊   浏览次数:118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一)生态文明与法治中国: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精髓生态文明虽然是一个古已有之,东西横贯的理念,但能够将其上升为执政党的一种执政理念和奋斗目标

 
 (一)生态文明与法治中国:习近平法治思想的理论精髓
生态文明虽然是一个古已有之,东西横贯的理念,但能够将其上升为执政党的一种执政理念和奋斗目标,并将其上升为制度建设层面,实在是一个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无与伦比的伟大壮举。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执政已经半个多世纪,从身份和地位上讲,它早已完成了自己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换。但是从思想观念和理性认识上讲,这种转换还没有彻底完成,还继续着革命党的思维,并用革命党的既有思维主导着执政实践,导致了一些严重后果”。 执政与革命有着重要区别,主要表现在:
其一,二者的目的不同。革命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政权,执政的目的则是如何较好地执掌政权。二者的方向是相向的,在政权问题上的态度截然不同。一旦混同了这一点,就会发生自己对自己实行革命的悲剧。“文革”就是这类悲剧的典型。而阶级斗争扩大化及其“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说”则代表了这种思想的混乱和自相矛盾。
其二,二者的手段不同。除了通过议会而实现的和平之外,革命更多地要依赖暴力的军事手段,而执政则必须依赖法律手段(如果法治真正到位,不仅没有“彭德怀”的悲剧,也没有“文革”的悲剧,更不会有“500多外逃贪官卷走700亿”的损失,以及农民工讨债难,维权路上又遇到科层非廉,抱团腐败),并且这种法律应当是相对独立的,即至少是不受行政或钱权干预的。“在执政者看来,革命已经是历史,自己已经由社会的弱势者转而成为社会的强势者,从旧政权的破坏者转化为新政权的建设者。对于夺取政权的暴力包括军事手段的运用也在新时期必须依法进行。”
其三,二者对待法律的态度不同。由于时代背景不同,就“法律”而言,当时的革命者当然是仇视和力图破坏的,而到了执政党的执政时期,执政者对法律应该是尊崇,坚守且身体力行的。法治是执政者的圣物,是确保其执政地位的重要法宝。
其四,二者所处的时代背景和历史使命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基本矛盾是中华民族同帝国主义的矛盾,是人民大众同封建主义的矛盾,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是为了缔造一个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解放生产力,是共奔小康。而今因高科技和信息技术条体,其“现代化的进程是以世界各国,尤其是世界上的先发展国家作为参照系的;现代化即“生态化”,其评估标准具有明显的时代性”。
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明确提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前无古人的崭新实践,而构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是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了辉煌成就的大好形势下,也是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二)宪法至上,尊重人权与公平正义:习近平法治思想的坚实根基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指出:“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这是对我国宪法至上权威最全面、最新颖、最权威的概括、总结和确认,并且可以说,在客观上这也是对宪法学基本原理与我国宪法条文的最全面、最新颖、最权威的印证和支持。
圆梦全面小康,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行进中国” 到了关键一程。“突出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特别是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扶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坚定不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构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其主旨就是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和人与自然的和谐,保证对每一公民尊严应有的尊重,其基本途径就是要重视民众的权利要求,把公平写在社会的旗帜上。新近对国家宪法有关条文的依法修正,以及宪法宣誓制度的实施,是对宪法至上原则的确立。
生态文明是民主法治的社会,民主法治社会重视人权保障。“人权具有普遍性”,“人权的普遍性最重要的是体现在人权主体的普遍性上。笼统地只强调人权有阶级性,否认普遍的人性,甚至认为不道德的人、坏人没有人权,更是错误的和十分有害的。 首先,所谓‘坏人’只是一个模糊的道德概念,常常随人们的主观好恶而定。”重视人权保障首先要解决的是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要充分保证每一个人的应有的尊严得到应有的尊重。人权保障既是一个辩证的概念,也是一个历史的概念。譬如:“‘坏人’的人权得不到保护,好人的人权也就得不到保护。因为被冤枉的好人可能会当坏人虐待,而且好人可以去虐待坏人,好人也会变坏。” 说到好人坏人,刘少奇与彭德怀无疑是好人,但在“文革”中不但是坏人,而且是“极坏”之人,但是党和人民拨乱反正,使冤案被昭雪,这也是中国共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过在今天中国是否也存在类似的东西。譬如:前文所指的官场腐败制造的“买岗教师”问题,所带来的则是本应有岗位的教师失业。马德卖官,也只有富人才买得起,而富人买了官,穷人则失了“位”,这还哪有公平正义可言?不就是一派滥竽充数么?
“振兴中华”是一句发自肺腑的誓言。 对于科技工作者,习近平始终重视。他盛赞他们是“国家的财富、人民的骄傲、民族的光荣”。5月30日是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新华社《学习进行时》原创品牌栏目“讲习所”推出图文故事,展现这群可敬的人们:习近平左手边这位皮肤黝黑的老人,还有不认识的么?袁隆平,“杂交水稻之父”。还有“深潜”三十年,为国铸重剑的黄旭华,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如今,第一艘核潜艇已经退役,但年逾九旬的他仍在“服役”。习近平右手边这位,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自不待言。
当这些科技界老人受到国家领导人如此尊重的同时,不得不让人想起了以科技人物为题材而备受国人尊敬的“中国报告文学之父”徐迟先生。1996年12月12日距今20几个年头,对先生的“跳楼之谜”社会“封锁”的竟然如此严实;是否因为《哥德巴赫猜想》在中学课本上而担心噩耗在孩子们心灵的震撼,还是其他因素?不过,先生那些年对宪法颇有研究,武汉如此之大就容不下这么一位皓如皎月的诗人,一位宪法研究者。然而我党领导人精英,如当年胡耀邦复出,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广大无辜蒙冤的老干部平反,使他们出来为党和人民发挥余热,也使他们的人权人格得到应有的尊重。现在是网络大数据与WJP语境下依法治国,大数据时代更有条件,能否来一次有如全国经济普查一样有序地查清并渐次公开这方面的问题,还“法律公平”、“有错必纠”;还“资源共享”、“人才救失”?人才当然既指科技型人才,也指人文型人才;徐迟先生就是一位人文型人才书写科技型人才的典范;出事那年他就在研究宪法至上原则,实在可敬,未免遗憾。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构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马列主义理论精髓体现在习近平法治思想体系中

下一篇: 构建社会主义生态文明马列主义理论精髓体现在习近平法治思想体系中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c)2008-2013 用稿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