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文导航 » 哲学 » 正文
和平崛起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道路的世界意义
 
更新日期:2020-06-15   来源:   浏览次数:75   在线投稿
 
 

核心提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人民在特定的国际环境和历史条件下,结合现实、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人民在特定的国际环境和历史条件下,结合现实、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探索,最终走向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和平发展道路,走向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这是一个中国人民自我革命、自我奋斗、自我超越的不平凡历程,也是契合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核心要义的“追求经济的政治与哲学的实现”实践之路,必将为世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实事求是”结合自身现状走向未来的繁荣发展带来了新的启示。

(一)历史的抉择:中国计划经济建设时期的成绩与代价。建国初期,中国一穷二白的经济基础决定了必须选择后发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发展道路。恰恰是实行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前苏联,在短短数十年内就完成了发达国家需要上百年才能建成的现代化工业体系。因此,前苏联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模式成为了同是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的中国所主要参照的发展路径。该模式最初的优点也很明显:“采用政府权力来配置全社会资源,根据这种产业结构要求来按计划、成比例地组织社会生产,避免无序化竞争带来的产业结构失调,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少的资源建立起全社会的工业化体系。”应该说,中国在建国之初采用这样的模式取得了不小的成绩:“用短短两个5年计划,就在一个百业凋零的旧中国基础上建成了初步完成的工业体系,制造了第一批喷气式飞机,诞生了汽车工业与机床工业,修建了康藏、青藏、新藏公路、宝成铁路、建设两座长江大桥等等。”但是随后就暴露了类似前苏联计划经济体制的弊端。不仅是社会化生产的产品过于单一化,而且科技创新能力也严重不足,最重要的是平均主义的分配模式根本不能调动全社会劳动主体的积极性,导致国民经济陷入了恶心循环,不仅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也阻碍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所以,这种单靠行政权力来配置资源的经济体制必然带来人民内部矛盾的进一步被激化,必须被扬弃。这才带来了中国划时代的改革开放。

(二)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权力配置资源是计划经济体制所存在的主要问题,所以必须引进竞争性的市场来配置资源。人口众多的中国必须稳定,不能采取所谓的“休克疗法”,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自始就明确了“对西方发达国家发展模式的简单模仿没有出路”,提出了结合中国现实采用先易后难、由表及里、从局部到整体的渐进式改革方案。因此,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市场对资源配置的作用也经历了几次重要变化:从改革开放初期的“公有制基础上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到确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的“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再到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从1978年的经济总量占全球的1.8%,人均384美元,发展到2018年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占到全球14.8%,人均接近1万美元。这正是中国充分发挥市场作用、调动广大人民群众劳动积极性和平发展所带来的硕果。当然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并不是忽视政府的作用,而恰恰要发挥政府在市场失灵时起到稳定的作用。这样循序渐进式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恰恰是从经济问题入手,即一个中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保持政治稳定和社会开放即两个基本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坚持改革开放”。在经济发展中发现社会政治问题、解决社会政治问题,从而达到整体社会繁荣发展的“政治与哲学的实现”。

(三)新时代:从经济供给侧到金融供给侧的中国实践。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深刻认识到世界经济周期的发展趋势,明确提出了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做出了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性指导意见。在2015年11月10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首次提出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在2016年1月18日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论证了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关系:“供给侧和需求侧是管理和调控宏观经济的两个基本手段。需求侧管理,重在解决总量性问题,注重短期调控,主要是通过调节税收、财政支出、货币信贷等来刺激或抑制需求,进而推动经济增长。供给侧管理,重在解决结构性问题,注重激发经济增长动力,主要通过优化要素配置和调整生产结构来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进而推动经济增长。纵观世界经济发展史,经济政策是以供给侧为重点还是以需求侧为重点,要依据一国宏观经济形势作出抉择。放弃需求侧谈供给侧或者放弃供给侧谈需求侧都是片面的,两者不是非此即彼,一去一存的替代关系,而是要相互配合协调推进。”由这两段讲话至少可以看出三大要点:其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经济新常态下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的关键;其二,供给侧管理和需求侧管理是相互配合协调推进的辩证统一体;其三,用不用财政税收、货币信贷等金融政策要根据国家宏观经济形势作出抉择和调整。这也为金融供给侧改革埋下了伏笔。2019年2月22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提出金融供给侧改革(以下简称“金融供给侧会议”):“要深化对国际国内金融形势的认识,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精准有效处置重点领域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坚决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推动我国金融业健康发展。”这段话至少进一步明确了金融供给侧改革与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系的三大要点:其一,金融供给侧是经济供给侧改革成功的关键。即“金融活,经济活;经济强,金融强。”这是一个从金融出发的正反馈机制;其二,稳增长和防风险是并行不悖的辩证关系。既不能为了增长而不顾风险继续全面放大债务杠杆,也不能一刀切地去杠杆而影响经济发展;其三,金融供给侧恰恰是在调整不合理的融资模式、金融机构和产品结构,促进经济发展。比如间接融资比例太高、差异化的中小金融机构太少、个性化的金融产品不足等。因此,金融和经济“两者共生共荣”,金融供给侧与经济供给侧,更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辩证统一体。
点击在线投稿
 

上一篇: 和平崛起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道路的世界意义

下一篇: 和平崛起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道路的世界意义

 
相关论文导航
 
 
 
 
 
 
 
相关评论
 
 
分类浏览
 
 
展开
 
 
 

京ICP备18011843号-2

(c)2008-2013 用稿网

 

免责声明1:本平台并非任何杂志官网,仅限于整理学术信息以及期刊投稿渠道